急急急叽叽叽叽

啊啊冷cp战士orz

求同好……想扩列,开发新大陆

大家好我来了,我觉得我这个账号已经成冷cp开发了,所以这次想说说
月x小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可爱吗!
小樱+知世x小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可爱吗!!
随着轰隆一声巨响,我成了冷cp之家。
总之,月x小狼,好吃哦好吃哦

tag我就去不打太多了,总之期待同好降临

「铁皮星星人」①

铁皮星星人






人类格瑞x铁皮人螺丝


本篇脑洞爆裂……应该会很长,不一定写的完:-D

是个很奇怪的现paro








-----






铁皮人性格很不好。

很不好。



-----


夜。


格瑞回家了。

今天看起来很干净的家里也是一股铁臭。格瑞皱着眉头揉揉鼻子,这并不能驱散那股奇怪的味道,不过鼻子已经习惯了吧。

洗手间的地上陶瓷墙上砖片都是同样的洁白,这里所有的装饰都是白色的,如果不是台子上的牙刷口杯沐浴露洗发水,还有一边挂着的毛巾有点颜色,站在里面就像闯入了狭隙一般。整个卫生间在灯光照耀下白得发光。

出于人走灯灭的习惯,整个房子就只有洗手间的灯亮着。

格瑞把额前的刘海撩至耳后,用简单的黑色夹子夹好,从洗手台下的柜子里拿出几条深色的毛巾,打开水龙头搓洗,水声哗啦哗啦,末了,把洗手池里余下的污水清理了一下,关灯。

又暗了下去。



洗手间旁有一间卧室,格瑞进去了。



房间的灯是柔和的橘黄色,灯罩上星星的贴纸挡住了一些光的出路。房间的墙上,地上,还有格瑞的头发上都有小星星的印记。

“格瑞。”

“嗯。”

青年坐在一个看起来就是一堆锈铁家伙身边的小板凳上,身边是几个装着扳手砂纸机油罐子之类的烂纸箱。

铁皮人的声音沙沙的,少年音色,透露着奇特压抑的情绪。

格瑞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提前回家,给它处理身上的锈迹。最开始铁皮人还能拖着笨重的身躯在家里走来走去,然后格瑞一声不吭地去把那地上的黑脚印用拖把去掉,现在,它已经不能动了,每天就只有躺在昏暗的房间里望着天花板,费力的动动手指。


清理铁锈和上油其实都没用了。


亢长的沉默。铁皮人没有接话,格瑞也不想去挑起新话题。

格瑞手上的动作很熟练,他已经重复这些很多次了,几乎形成了肌肉的记忆。



湿润的风从窗外缓缓挤进屋子里,难得格瑞没有关窗,因为铁皮人说格瑞平时要关门又不开窗这样子空气太浑浊了,格瑞心想你也会闻到空气的味道或者说是需要空气吗?

这几天总是阴雨绵绵,房间变得比平时潮湿了许多,铁皮人锈得更快面积也更大,格瑞没有见过什么金属能锈化得这么快,他听到铁皮人发出奇怪的咔嚓咔嚓的声音,格瑞以为它是想动,半晌才注意到是它想说什么,但是发声的系统烂掉了。

然后铁皮人又发出一阵剧烈的杂音,它就像是不相信自己已经不能说话了一样做出努力,它的手指因为情绪的波动而困难的一缩一缩,咔吧咔吧的喧闹声音听得格瑞反而更加沉默。

不能说话,也不能动,机械的瞳孔也早就失去了履行它职责的能力,这对于内心充满热情与自傲的铁皮家伙,生了锈的铁皮家伙来说,继续呆下去自己存在于处理器中的那个不存在的心也会跟着一起生锈,然后坏掉吧。


铁皮人在这之后能够感觉到自己还“活着”的依据就是格瑞每晚回家的关门声,和给不厌其烦的处理锈迹的声响了。




TBC.

有心情了就继续……吧唧吧唧
这目前为止的螺丝都不算螺丝啊……我不剧透(扶额)

大概放假开始填各种狗相关的坑……心塞

开发新大陆

又在新大陆上踩一脚,祖玛小姐姐x螺丝看看我……总之女孩子x螺丝都看看我……



没了,求同好,我有很多脑洞的😢

骑士和香蕉

ooc搞笑,超迟到的儿童节快乐

真的搞笑

童话吧大概

群里面的脑洞……

很久很久以前,有个农夫发现他家地里经常传来奇奇怪怪的声音他超怕的刚好有个骑士路过他就去寻求帮助说大佬你看看我啊我超怕怕的,然后骑士就说没毛病我就是该帮助你们你说吧啥事。

然后骑士就去了农夫的地里面,他从一天太阳升起到月亮落下,都没看到什么奇怪玩意,硬是要说的话,就是瓜田里面有一个露出土半截的香蕉。

骑士觉得这个奇怪的香蕉可能就是怪异声音的根源(因为他实在死找不出比这个奇怪的了)他就给农夫说我把这个带回去研究然后在农夫的千恩万谢里走了。


于是骑士就开始他人生中的第一次和别的东西同居的日子,前几天还好,直到第四天,骑士被家里一阵奇怪的声音吸引,过去一看居然是香蕉有在骂骂咧咧!说什么垃圾玩意把自己捡回来还不把自己供着云云。

骑士感觉一脸懵一开始还觉得自己家里是不是遭贼了但是一听捡回来啥的就像可能是香蕉莫非他真的是个妖邪巴拉巴拉就摸出枕头底下的匕首起身走到放着香蕉的地方结果看到这香蕉居然他妈有手有脚还在生气踩桌子!!!

然后香蕉也注意到他了指着其实说你把我捡回来还不供着你啥意思啊你个渣渣又不下跪还不赔礼好没礼貌云云然后骑士一脸懵逼的给它顺了顺毛(?)没想到意外的好顺,然后两个人(?)友好交流了一下。


骑士还是没把香蕉扔了,尽管这香蕉一点也不像香蕉,会说话又没礼貌,不过骑士的确是个会对香蕉不离不弃的类型。

骑士脾气好,还真的就把香蕉供起来了,香蕉要吃啥都给买,总的来说就是事事顺着它吧,不过骑士唯一不肯顺着它的事情就是带它出门,带着个奇怪的香蕉出门太奇怪了。

香蕉因为这是很不高兴不过也没办法,骑士比它大太多了,骑士家里的各种摆件也很大,它没办法。


有一天,骑士发现,香蕉长毛了。

骑士有点慌,难道是香蕉死了然后发霉了?但是这毛是金黄金黄的,一点也不像霉烂的乌青色。

然后其实颤抖着摸了摸毛,被打了,不过之后就可以真的顺毛了。

本来一切都没什么问题(其实香蕉就是最大的问题)。

只是有一天,香蕉也一动不动了。

在那之后也没动,骑士没办法,又舍不得香蕉,就只有把他放一边。


骑士出差回家,发现香蕉变得巨大,而且手脚也没了,毛也没了,骑士对着大香蕉研究了半天,心想莫非这是桃太郎剧情???

不过草率下手说不定会伤着香蕉,骑士就没有动作。

差不多过了一星期,还是一个月,或者是半年,骑士搜集了很多和这种情况类似的情报,香蕉也一动不动,骑士终于下定觉得把香蕉划开。

里面出来一个金毛boy。

一开口就是渣渣渣渣。

然后他们愉快的生活在了一起。



后续

后来骑士才知道,原来香蕉是某外星帝国的王子,意外来到地球。

然后香蕉boy严肃的说所以渣渣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回到我的星球。

骑士关爱的看着他,说不好意思结婚我不是入赘的。

最后的最后,王子没有回到自己的星球,和骑士永远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




没了

我大概又是新大陆的开辟者

抱歉占tag!!!不过

凯莉x螺丝不好吗!!!(暴风雨哭泣

受不了了!!!!GB拯救世界啊!!!




凯莉那么攻???你们自己感受好不好求你们了大佬看看这个东西啊!!!

谢谢大家,我来开发新大陆了

如题


没有粮!!!!没有粮!!!为什么!!!!!!

这样不好吗????!!!

这可能是第一篇也可能是这个tag最后的一篇(手动再见

这是一个心情好的点文

我居然有两位数的粉丝了???(要求好低啊
就来个点文???梗自带,只选一个.....毕竟我坑多人懒....
all 狗都可以.....啥都好

【一定会有后续3p车(大概】大学生误入gay 吧当收银员(二哈



雪♂女

吸血姬♂出没

三尾♂狐(龙套??)




我简直就是星之开拓者——希望有人想写三尾狐狗请加油(不)


大概是高中生雪女大学生狗社会人三尾狐大学生吸血姬(其实是年幼的吸血鬼虽然这么说其实也老大不小了吧




oooooooooc


雪女+吸血姬x大天狗

三尾狐x狗有点也可能没有orz看你们看不看得出来orz()

三尾狐成分不多

吧台收银员狗————才不是酒吧舞女什么的——

注意避雷(二哈)




我好想写崽啊....最近我家崽特别给力我想奖励他qwq但是人太多好麻烦对不起崽我那天补你的肉qwq






大天狗和雪女是被黑晴明领养的两兄弟,后来黑晴明出意外死了,大天狗就和雪女谋求生路,赚的钱也很少,供雪女上高中就已经很困难,更不要说还要支撑大天狗上大学的学费了。

狗就打算抽时间打工,但是工资少而且时间也不好安排,狗有一天和妖狐一起吃中午饭(不要问我为什么他们一起吃中午饭)的时候狗心想崽人脉广就问说你知不知道哪里适合我这种打工钱多啊?

崽:你认真的吗大天狗学长

狗:嗯

然后崽就给他说了个店名狗一看是酒吧还不愿意然后崽说正经场合都没啥能打上眼的工资啦,小生良心推荐这个地方啦我也在这里打工啊有啥问题问我啊然后两个人又闲聊了一会儿就完了。

大天狗很赶时间,当天晚上就翘了平时都有上的晚自习拿着妖狐给的地址打了个的士走,司机听了地名之后回过头来看了大天狗一眼说行啊小哥打点吗是,大天狗说是的。

车开始动了,几分钟后就到了明亮的大街上,那橙色光照亮了略昏暗的车内,大天狗无所事事坐在后座眼睛越过前面的椅背看挡风玻璃看迎面划过的车道,玻璃上隐隐约约有司机的影子,大天狗好奇看了下总觉得声音好听的人长得也不会太难看,就盯着影子看了下,但外面的等太明亮倒映得看不清司机的脸,就算了。

司机技术还是可以,原本经常晕车的狗子坐完全程都没什么想吐的感觉,付了钱就下车了。

酒吧在一个有点偏僻的街道上,一条小楼梯通往地下,狗子再三确认之后走了下去,出乎意料的空气一点也不闷,里面还有股淡淡的熏香味,布局装修也很雅致还有几盆绿色植物,狗觉得自己真可能走错了,酒吧里人又少也没人注意到狗子来了狗觉得特别尴尬就在门口呆站着,退回去也不是往前走也不是。

这个时候有一个服务生一边脱手套一边向狗子走过来,那个人穿着一身黑色的工作制服,看起来很纤细,头发是淡淡的蓝色,用黑色的头绳扎了一个往左边偏的小高辫子,他的脚步很轻,步履很快,不一会儿就走到大天狗面前了。

“你就是——”

“雪女?”

那少年抬起头来还没来得及把话说完就被大天狗认出来是自家弟弟,一个激动打断了他的话,雪女看到大天狗也很尴尬,自己晚自习请假出来打工的事情就这么被哥哥撞见了。

雪女没说话,狗也没说话,酒吧里面本来就很安静,这下子好像更安静了。

最终雪女憋不住了就给大天狗解释了一下这个酒吧是清吧而且只有晚上开放说了一大堆让狗子觉得这没有耽误自己学习看到狗子神色放松了才闭上了嘴,大天狗一边听雪女说话一边讶异这小子居然一次性说了这么大一串真少见啊,完全没注意到背后的楼梯口站了个人。

大天狗听到背后有人说让一下呗条件反射一回头看到一个有着黑色卷曲短发的青年,他是生得妖孽的类型,大天狗觉得这种人就是属于在外面留恋花丛的类型,不过他青黑色的眼圈出卖了他精神状况并不好。雪女立刻欠身说了个老板好,老板打了个哈哈说没必要啦然后就说你就是大天狗吧妖狐那家伙给我说过的啦你以后就当个吧台收费的好了工作也不麻烦每天晚上七点到十二点工作也不太耽搁你学习我是这里的老板三尾狐有什么麻烦事找我啊虽然我白天都在外面当出租车司机二哈。

然后三尾狐就走了。

大天狗见上司都比较健谈就放了点心本来初次来这种地方的紧张感也基本上没了,这里安静典雅,看起来就像一个普通的咖啡厅,狗子这样想着。

雪女给狗子介绍了一下该怎么做,并告诉狗子说哥你长得比较好看,收费的时候可以多要一点钱。





然后狗子就开始正常投入到新工作中了,工作还是比较顺利,偶尔还会有客人不等狗子开口就给小费,还有的要向他要手机号码,不过都是男生。雪女基本没和狗子说过话狗子觉得这个工作态度很好弟弟成长了!

狗子觉得无法理解这酒吧里的都是同性出双入对,年轻人不好好学习啧啧啧。






这里事情不多,工资也比较可观(提成的结果)所以即使有时会遭到莫名其妙的骚扰狗子也不当回事。

直到今天,这个不知道算不算骚扰的尴尬事件。

刘海中分的黑发红眼小男孩坐在吧台上毫不避讳地盯着大天狗看,从大天狗来上班到现在店铺打烊,他的目光就一直黏在大天狗身上。

大天狗一边收拾东西一边用余光瞟他,越看越觉得长得像老板随之就有了不会是老板私生子吧这种想法,不过好像乱想也不好。狗去了更衣室,准备换衣服回家了,雪女大概是已经走了,他不能睡太晚。

狗子在脱工作服裤子时感觉好像有人进来了,他想大概是同事准备回家了吧。

但仔细一想,好像只有他自己和那个奇怪的小男孩啊。


“那个谁,虽然你不认识我,但是我可以吃你吗。”

狗子:????????





暂时没了,明天放后续车(二哈

突然的自我,崽狗真的超级超级超级好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