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冷cp战士orz

「铁皮星星人」①

铁皮星星人






人类格瑞x铁皮人螺丝


本篇脑洞爆裂……应该会很长,不一定写的完:-D

是个很奇怪的现paro








-----






铁皮人性格很不好。

很不好。



-----


夜。


格瑞回家了。

今天看起来很干净的家里也是一股铁臭。格瑞皱着眉头揉揉鼻子,这并不能驱散那股奇怪的味道,不过鼻子已经习惯了吧。

洗手间的地上陶瓷墙上砖片都是同样的洁白,这里所有的装饰都是白色的,如果不是台子上的牙刷口杯沐浴露洗发水,还有一边挂着的毛巾有点颜色,站在里面就像闯入了狭隙一般。整个卫生间在灯光照耀下白得发光。

出于人走灯灭的习惯,整个房子就只有洗手间的灯亮着。

格瑞把额前的刘海撩至耳后,用简单的黑色夹子夹好,从洗手台下的柜子里拿出几条深色的毛巾,打开水龙头搓洗,水声哗啦哗啦,末了,把洗手池里余下的污水清理了一下,关灯。

又暗了下去。



洗手间旁有一间卧室,格瑞进去了。



房间的灯是柔和的橘黄色,灯罩上星星的贴纸挡住了一些光的出路。房间的墙上,地上,还有格瑞的头发上都有小星星的印记。

“格瑞。”

“嗯。”

青年坐在一个看起来就是一堆锈铁家伙身边的小板凳上,身边是几个装着扳手砂纸机油罐子之类的烂纸箱。

铁皮人的声音沙沙的,少年音色,透露着奇特压抑的情绪。

格瑞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提前回家,给它处理身上的锈迹。最开始铁皮人还能拖着笨重的身躯在家里走来走去,然后格瑞一声不吭地去把那地上的黑脚印用拖把去掉,现在,它已经不能动了,每天就只有躺在昏暗的房间里望着天花板,费力的动动手指。


清理铁锈和上油其实都没用了。


亢长的沉默。铁皮人没有接话,格瑞也不想去挑起新话题。

格瑞手上的动作很熟练,他已经重复这些很多次了,几乎形成了肌肉的记忆。



湿润的风从窗外缓缓挤进屋子里,难得格瑞没有关窗,因为铁皮人说格瑞平时要关门又不开窗这样子空气太浑浊了,格瑞心想你也会闻到空气的味道或者说是需要空气吗?

这几天总是阴雨绵绵,房间变得比平时潮湿了许多,铁皮人锈得更快面积也更大,格瑞没有见过什么金属能锈化得这么快,他听到铁皮人发出奇怪的咔嚓咔嚓的声音,格瑞以为它是想动,半晌才注意到是它想说什么,但是发声的系统烂掉了。

然后铁皮人又发出一阵剧烈的杂音,它就像是不相信自己已经不能说话了一样做出努力,它的手指因为情绪的波动而困难的一缩一缩,咔吧咔吧的喧闹声音听得格瑞反而更加沉默。

不能说话,也不能动,机械的瞳孔也早就失去了履行它职责的能力,这对于内心充满热情与自傲的铁皮家伙,生了锈的铁皮家伙来说,继续呆下去自己存在于处理器中的那个不存在的心也会跟着一起生锈,然后坏掉吧。


铁皮人在这之后能够感觉到自己还“活着”的依据就是格瑞每晚回家的关门声,和给不厌其烦的处理锈迹的声响了。




TBC.

有心情了就继续……吧唧吧唧
这目前为止的螺丝都不算螺丝啊……我不剧透(扶额)

评论(4)
热度(12)

© 急急急叽叽叽叽 | Powered by LOFTER